你当前的位置:主页 > 信息 > “侠女”徐枫:侯孝贤也是学胡金铨导演的

“侠女”徐枫:侯孝贤也是学胡金铨导演的

日期:2018-03-25 17:34 来源未知 编辑:浏览器下载 被关注:

“武侠的定义,焦点在‘正义’、‘道德’及‘信念坚持’的范围之内。而改变武侠风格的两大元素是,感性与官能。感性是反应社会的价值观及态度的需求而生,官能则是武打设计上有关说服力的演变。从写实到浪漫、从真功夫到喜剧,随后香港武侠电影的发展亦是跟随这两个元素渐变或突变。”
这是正在上海举办的香港武侠电影展的策展人、电影导演徐克为本次影展写下的序言中的一段话。
“香港电影展”于9月4日在上海百美汇影城拉开序幕。
由北京百老汇电影中心主办的“香港电影展”于9月4日在上海百美汇影城拉开序幕,进行为期十天的香港经典武侠电影展映。本届影展旨在梳理武侠片在香港电影史上的年代脉络、美学风格流派和基本走向,技术变革在视觉上的呈现与内在精神内核的关联等,将展映香港武侠电影史上的名篇佳作,影展分为焦点影人:徐克、武侠巨匠、文学作品改编、影武者、武侠变奏之功夫、女侠的塑造共六个单元,上海站放映《刀》、《新龙门客栈》、《青蛇》、《独臂刀王》、《三少爷的剑》、《笑傲江湖》、《火烧红莲寺之江湖奇侠》、《生死决》、《猛龙过江》、《侠女》(4K修复版)共10部影片。影展还吸引了部分外地影迷专门来沪观看。
9月8日,作为本届影展的上海站的重头戏 ,“侠女”的扮演者徐枫与台湾金马影展执行长、影评人闻天祥的进行了一场回顾香港武侠江湖的对谈,并放映4K数字修复版《侠女》。
《侠女》曾作为首部获得三大电影节的华语电影,在华语电影史上有着重要地位,导演胡金铨赋予电影的美学标准和侠义境界更是被视为华语武侠门类的一个巅峰。如今已退出电影江湖的徐枫出资赞助了这部电影的修复,她说,“这是我今天能为胡导所做的力所能及的事。”
在徐枫的回忆中,一个属于胡金铨的武侠世界徐徐展开,也为之后观众重温这部40多年前的电影经典开了铺陈了新的期许。
《侠女》树立了一代女侠形象的典范。
拍过胡金铨的戏,演其他电影就太容易了
65岁的徐枫如今回想自己的从影经历,依然对胡金铨充满感激。“我当初去报考联邦公司的时候才16岁。之所以会报考只是因为那时候家庭环境很苦,我想帮妈妈分担。除了报考《龙门客栈》的演员,我还报名了美国人在台湾电子工厂的招工。还好胡导演的演员通知早来了一个礼拜,不然我成了电子工厂的女工了。”
进入胡金铨公司的徐枫除了学习对摄影机的表演,纠正台腔浓重的语言,“胡导还教我们吃西餐。教我们怎么样基本的跳舞。”除了作为一个明星的仪态,胡金铨剧组里的演员还要兼学各种服化道助理。“胡导演的要求很严,不像现在的电影明星你后面还跟着七八个人服侍你,我们那时候没有,我的工作比较惨,要放烟,而且那时候烟雾效果没有机器可以做,我们要先把材料放进去炒然后才会有烟。”徐枫感慨说,“你拍完他的戏以后再拍其他导演的戏会觉得太容易了。”
胡金铨一生只拍了11部电影,徐枫演了6部。从《龙门客栈》中面目模糊的配角,到《侠女》树立了一代女侠形象的典范,《忠烈图》中全片只靠8个字就完成所有台词的女主角,《山中传奇》中演鬼,《空山灵雨》做贼,徐枫在胡金铨电影中的轨迹不断变化,也充分表明了胡金铨对这位女演员的钟爱。
然而徐枫自己却说“他从不当面表扬我,一次都没有过”。胡导总是在片场骂她,而且骂的就一个字——“笨”,“后来我才听说,他有背后和别人说‘徐枫生的七巧玲珑心’,真的不容易。”
65岁的徐枫
胡金铨从未和我平等相待
在出演了40多部影片后,徐枫逐渐转向幕后,成立了自己的电影公司,成为了一名出色的电影制片人。闻天祥称徐枫是“华语影坛的传奇女性”。“她得过三次金马奖,在很多毯星诞生之前,她就是以作品步上戛纳影展红毯的真正的演员。在很多很多人号称自己担任了电影节评委之前,徐枫已经是柏林、威尼斯电影节评审委员。她监制的《滚滚红尘》得过八个金马奖,是目前为止金马奖得过最多奖的影片之一,她所监制的《五个女子和一根绳子》、《霸王别姬》也都在东京电影节、戛纳电影节有非常杰出的表现。当我们还没有打开华语电影对国际影坛窗户的时候,徐枫已经走到了非常前面的位置。”
谈到《霸王别姬》现场还发生了插叙了一段小插曲。徐枫表示自己做制片人,必须要求和导演在各方面的理念都高度一致。当年她买下李碧华《霸王别姬》的小说版权,邀请陈凯歌导演,最先提出的要求就是程蝶衣必须由张国荣主演,而女主角必须是巩俐。这两个人选陈凯歌一开始都是拒绝的。徐枫说,“陈凯歌那时候还不知道张国荣是谁”,“巩俐他说不要,因为巩俐是张艺谋的人。我说拍电影哪有谁是谁的人,你跟巩俐合作火花一定会很大。”
闻天祥多年来一直有一个疑问,为何与胡金铨渊源颇深的徐枫在成为制片人后没有以制片人的身份和胡导合作过电影?这个疑问,则牵扯到徐克《笑傲江湖》的一段往事。
“我在他面前从来都不是大明星,我在他面前就是徒弟。那个时候我已经在当电影公司老板,已经拿了金棕榈奖。但他从来没把我当朋友一样平等对待。”徐枫找胡金铨建议合作武侠片,并找来徐克做制片人,程小东做武术指导。
胡金铨起初不肯,徐枫花了两三个月才好不容易说服他。结果,拍摄剧本未定,徐克捷足先登,让胡金铨先拍他的《笑傲江湖》,没想到才拍了三分之一两个人就闹翻了。“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我根本不敢问他。这件事结束以后我也想清楚我跟胡导演不能合作。为什么呢?因为在他眼里我永远都是那个16岁的小徒弟,他永远都觉得‘徐枫你根本不懂电影,你的电影都是我给你的’。这样子的话我永远没有办法了,因为他就是师傅,我的电影本来就是他给我的。可是他没有想到我已经长大了,所以我就知道了我真的永远不可能跟他合作,就算我得了金棕榈,他也觉得你是一个小孩子。那么我在他面前就当一辈子的小徒弟就好了,乖乖的。”徐枫说。
《侠女》电影人物手绘造型
“侯孝贤也是学胡导演的”
对于拍摄《侠女》的种种细节,徐枫记忆犹新。在当时电影工业高速发展、产量丰盛的香港,《侠女》拍了三年,让闻天祥看来有些不寻常。徐枫解释说,这是因为胡金铨对电影要求极高,光是搭个街道的景就足足花了10个月,之后又花时间把新搭的街景逐一做旧。
片中慧圆高僧流金血后自带“佛光”的戏,徐枫说“那是因为胡导演真的足足等了7天才等到太阳正好在那个演员身后”。
对于胡金铨的才华,徐枫是毫不吝惜溢美之词的。“胡导演真的很有才华,你看了这些片子以后你会发现后辈导演,每一个都有自己的武侠梦,每一个导演拍武侠片都会有竹林跟树林,大家可以去比较。”
对于闻天祥感叹的“电影演了27分钟,主角才出现,放到42分钟,侠女才说了第一句台词”,以及《忠烈图》女主角“全片只有两句话四个字的台词”,“《山中传奇》比《聂隐娘》还难懂”等话题,徐枫连说“侯孝贤也是学胡导演的”。
事实上,近来随着《刺客聂隐娘》在院线上映所引发的对于武侠电影的讨论中,《侠女》是时有被提到的比较对象,曾经《卧虎藏龙》横空出世时,也有人将《侠女》与之作比。对此,影评人闻天祥人认为,侯孝贤拍《刺客聂隐娘》不是从唐传奇里面而来,“他大量阅读了《资治通鉴》,甚至把《沈从文自传》也用到了,他们做各种各样的研究,而不只是原著里的几句话而已。同样胡导拍《侠女》的时候也不拘泥在《聊斋志异》里面,他对于明史的研究,服装,以及他对儒、道、士的基底都用在里面。”
现场闻天祥给出了一个解读《侠女》的路径,“大家可以看到看徐枫还没有出来的时候,里面的乱世怎么通过对手戏呈现,等到徐枫出来以后,这个儒者的判断以及对政治时局的想法也运用到影片里面,然后到影片的最后金光四射的时候又回到了禅、佛里面去。所以武侠只是我们简单界定的一个类型的名字,但它不应该局限这个电影。《侠女》既然在40年前可以做出这样的突破,侯孝贤现在也当然可以做出他的突破才对。”
《侠女》剧照
《侠女》树立了电影的国际观
对于后来在电影路上走得更远的徐枫来说,《侠女》更重要的意义,是让她看到了电影的“国际观”。
《侠女》让差点成了电子工厂女工的徐枫走上戛纳红毯,登上各种海外杂志的封面,同时也让徐枫知道了“拍一部好的电影原来可以得到那么大的尊重”。“所以我才会成为电影公司的老板,才会成为电影公司的制片人,才会有后来的《滚滚红尘》、《五个女子和一根绳子》、《霸王别姬》。”
徐枫成立电影公司后在办公室挂了一幅世界地图,“那时候台湾电影已经没有海外市场,也没有人会买我们的片子。我说我要在全世界的电影院上映,人家都觉得是当一个笑话在讲。”而之后,徐枫拍了《好小子》在全世界50家电影院上映,《霸王别姬》当时拿到了华人电影第一座戛纳金棕榈。
“我觉得他(胡金铨)带我去戛纳,让我看到了电影可以有‘国际观’。”徐枫说。
在经历过武侠片黄金时代的徐枫看来,今天的人拍不出以前的武侠片与观众的观赏趣味不无关系。“我觉得现在看电影都是年轻人,而现在年轻人喜欢看更有视觉冲击力的武侠电影。他们喜欢这样的视觉效果,自然就没有人拍以前那样的武侠片了。”
徐枫称自己做了8年,才学会做一个称职的制片人。“那时候有人说徐枫拍戏最喜欢的就是得奖,其实不是,我是想要把电影拍好,做到最好,自然它会得奖。奖也不是说你想得就可以得的吧。可是当你把它拍到最好的话,你就有机会卖座,有机会得奖,就这么简单。”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