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主页 > 信息 > “像跟女人吵架”戳郭敬明泪点:何时才能禁用“娘”侮辱人

“像跟女人吵架”戳郭敬明泪点:何时才能禁用“娘”侮辱人

日期:2018-03-25 17:33 来源未知 编辑:浏览器下载 被关注:

近日,网曝《最强大脑》节目录制现场,北大心理学系教授魏坤琳(Dr.魏)在与郭敬明(小四)争论时喊出“我怎么好像跟女人在吵架”,郭敬明因此愤然离场,并在微博发了一个“哭泣”的表情,陶晶莹(陶子是4位评委中唯一的生理女性评委)随即转发安慰称“别气别难过”。
不少网友安慰小四的路径是这样的:Dr.魏说话太侮辱人了,亏他还是教授!小四别跟他一般见识!
也有网友质疑,如果郭敬明本来就认为“像个女人”并非低人一等,他还会觉得受侮辱吗?
媒体报道的焦点多集中于小四的愤然离席是否不顾大局、是否太小气,根本懒得顾及他选择如此行为的本质原因。
所以,“像跟女人在吵架”这句话侮辱和攻击的到底是什么?为什么它能够戳中郭敬明以及大部分人的怒点和泪点?
对小四性别气质的攻击和凌辱

如果我们按照社会主流默认的观念来分类,用0代表极致的男性气质,它上面贴着“阳刚”“坚强”“理性”“独立”“高”等标签,用10代表极致的女性气质,它上面贴着“阴柔”“软弱”“感性”“小鸟依人”“瘦”等标签,小四会给自己打几分?
可能已经有人感受到了不舒服与不服气,因为:这样的分类本身就很有问题。凭什么“阳刚”“坚强”等不能是女性气质?“阴柔”“感性”等不能是男性气质?之所以会有“男儿有泪不轻弹”“男人哭吧不是罪”,是因为大家觉得只有女人才会哭、才可以软弱和丢脸。如果没有女人负责不被看好的柔弱,男人怎会有对象去表演坚强?
整个就好像一出阴谋剧,导演根据演员的生理性别简单粗暴地来分配角色类型。同样身为导演的小四似乎没有依据自己的生殖器给自己定型,他不惮于在社交媒体上展露自己的美、媚、娇,不过在接受媒体采访回答性别气质问题时,他依然态度谨慎、有所保留——将“爱打扮”说成是工作的需要,自然地将其合理化,从而避免了跟性别气质、性取向有关的争议。
(来自节目录制现场网友的记录)
不管小四性取向如何,有一点应该是清楚的:他喜欢现在的自己,认同并欣赏自己的美和娇,以及十足的工作/吸金能力。
魏坤琳的话之所以能够戳中小四,可能同时存在以下两种情况——
一方面,小四所自恋的美和娇在社会主流评价系统里被归为女性气质一类,自己喜欢并追求的东西却被他人拿来当作攻击的武器,这足以令人心碎一下。
另一方面,在矮、瘦、弱、感性被贬低为“娘”的情况下,“像个女人”的类似话语对于青春期的小四来说或许并不陌生。当一个人的行为和气质不符合人们对ta这一生理性别的人的想象时,歧视产生了,校园内的歧视既而又引发校园霸凌。2012年“友善台湾联盟”的调查显示,台湾近3成性少数因受不了社会歧视有过自杀念头。北京同志中心也有调查显示,性少数人群抑郁症的样本是全国普通人群的三倍。
今年6月,台湾高雄市某中学陈姓三年级学生不满被男同学强行吸乳头、种草莓、肢体暴力等霸凌行为,由母亲陪同在校门口举牌抗议。陈同学表示,他从高一开始就被班上5名男同学霸凌,在饭菜中加柠檬汁、摸身体、打脖子,骂他同性恋。
今年11月时,蔡依林在「PLAY」巡回演唱会上放了一部纪录短片:《“不一样又怎样”—叶永鋕篇》,逼哭2万多名观众。

“玫瑰少年”叶永鋕的生命结束在15年前。他因个性较阴柔,常被同学强行脱裤“检查性别”,导致他不敢在下课时间去上厕所。国中三年级时他在一堂音乐课下课前5分钟提早离开去厕所,结果却被发现倒在血泊中,送医不治身亡。而学校竟在未报警的情况下擅自将血迹洗掉。经过6年上诉,法院才判决学校3名主管业务过失致死罪。
永鋕妈妈回忆叶永鋕国小三年级时,学校老师就曾反应说他喜欢做女生做的事,要她带儿子去看心理医生……妈妈说:“如果觉得永鋕这样不正常的人,本身就不正常。”
叶永鋕曾告诉妈妈,他每天都被脱裤子、被欺负,也曾留纸条给妈妈,写着“妈妈你要救我,有人要打我”。叶妈妈去学校反应,但却未获处理。
永鋕去世两年后,《性别平等教育法》在台湾通过,“娘娘腔”、“娘炮”、“男人婆”等侮辱性词语得到法律禁止,学校的招生、管理、教育不得因性别与性倾向而有差别。
最近,英国的一名6岁儿童成为了最年轻的跨性别者。因为容许儿子以女生身分成长,Kerry(孩子妈妈)备受大众批评。“人们也许会认为我并非好妈妈,但他们永远看不见,Daniel生为男生有多难受。”
女人不是天生的,男人也是被塑造的。Daniel既难受于自己的生理性别,也难受于仅仅因为自己有小鸡鸡就要去做符合人们预设男孩应该做的事:踢足球、留短发、穿裤子……
“他对我说,他想要剪掉阴茎,变成女生。”Kerry拿掉儿子手上的剪刀,抱起他,“这让人很难受,没有母亲希望看见孩子为与生俱来的特质而难受。”“医生称只要丹尼尔知道自己随时可以改变主意,以女生身分成长,对他来说也许更好。” 然后,Kerry与丈夫就决定让他从Daniel易名为Danni,以女生身分成长。
因担心Danni在学校会被欺凌,Kerry撰信向所有家长解释处境。校方为了让Danni感到更舒适,也特意在学校设置了无性别洗手间(unisex toilet)。
虽然决定令Kerry失去了一些朋友,但她仍相信自己的决定是好的:“我的女儿很快乐。作为Daniel,他是阴郁的;但作为Danni,她却是一道阳光。”
将阴柔、弱小等定义为女性气质,只是为了更好的贬低女性,连同贬低了拥有这些气质的生理男。对小四来说,让他敢于袒露自己就是爱美爱打扮爱阴柔气质而跟工作无关的社会氛围还远不够友善。
对小四对话能力的断然否定
根据现场网友反映,当魏坤琳说“像跟女人在吵架”时,小四并不是在无理取闹,而是“在认真发表自己精心准备的观点”。
魏坤琳通过歧视女性的话语来攻击郭敬明,以此否定对方的对话能力,并终结了继续平等对话的空间。辩不过时就用性别攻击的方法来激怒和羞辱对方,想以此占道德上风,这种撒泼手段在男性“知识分子”中并不罕见——
自称文化学者的杨早10月发表了一篇自以为发现了女权主义终极bug(漏洞)的文章:《若女性自愿裹小脚怎么办》。他从身体自主处置权的角度发问,如果某些女性自愿选择依附男性生活,放弃独立求得安稳,她们的权利是否应该受到尊重?他认为与其让自愿地位低下被压迫的女性解放,还不如让她们保有被压迫的机会。
新媒体女性网络负责人李思磐随即发文指出:“自愿为奴”是自由主义的bug而非女权的bug,因为女权主义早已指出自由主义的问题——仅有人人平等的理念,和原则上对公民实现平等保障和普惠的法律与政策是不够的,因为人们生活在错综复杂的等级结构之中,绝对的自由意志(“自愿”)只是一种理论上的设想。而且大部分“男公知”往往只对女人提出问题,选择对女性不利的材料,鲜反思自身特权。
被戳中得体无完肤的杨早气不过,立马将论场从主义之争转换为道德之撕:你们女权主义者还要不要讲礼貌了?这跟魏坤琳的“像跟女人在吵架”如出一辙:通过歧视女性、贬低女性气质的话语否定对方的对话能力。
然后,打脸的事情就交给长平、黄海涛等有在不断反思自身性别特权的男性女权主义者了。长平强调,作为有着特权的知识分子男性,成为女权者和自由主义者,必须经历一个“废学”的过程,自我否定之后,才能推动那堵自己也有红利在其中的威权之墙。
(来自节目录制现场网友的记录)
这也就能够解释,为什么在小四愤然离席之后,是现场唯一的女性评委陶晶莹表示了安慰,而周杰伦表现出的却只有尴尬——因为他同样身处男性特权阶级。在一味鼓吹母爱鸡汤、将老婆昆凌默认为奉献者和生育工具的周杰伦身上,我看不出有任何性别反思。他是最大的既得利益者。
陶晶莹去年9月生下了第4个女儿时,她老公接受媒体采访透露陶子在坐月子期间大发火,还威胁他说:“如果你再不去结扎,我就杀了你!”曾在妇女议题上接连发声的陶晶莹安慰郭敬明的“别气别难过”或许还有后半句:女人受的歧视和苦难还多着呢。
(2012年5月,陶子为舞台剧《阴道独白》做宣传)
女汉子、女强人、女博士……加个“女”字在前头的意思是,汉子、强人、博士这些角色理所应当是男人吗?“你好坚强/独立/睿智,像个男人一样……”女人必须要依附于“像个男人”才值得被尊重被赞美?谁稀罕被评价“像个男人一样”?我们有的是骄傲。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新媒体女性微信号:xmtnxwl)

上一篇: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