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主页 > 信息 > 金山卫登陆战:日军如何抢滩上海逼退中国精锐部队

金山卫登陆战:日军如何抢滩上海逼退中国精锐部队

日期:2018-03-25 17:33 来源未知 编辑:浏览器下载 被关注:

1937年11月5日凌晨,金山卫外海上正集结着一支庞大的船队。这支船队由日本第四舰队组成,搭载着数万名正摩拳擦掌企图偷袭登陆的日军。与之相对,此时杭州湾北部尤其是金山卫沿海一线中国军队的防御力量却极为空虚。第62师一部分原驻防金山卫海塘简陋的土木工事和盐村里。11月4日晨,这些部队奉命调防,但一直到晚上,本应来接防的第63师却迟迟未到。留守在金山卫海防线上的,尚有白沙湾司城和裴家弄海滩海月庵里第62师一个连100多人;平湖新仓有第62师补充连不足200人。这些部队大部分都是刚刚补充到一线的新兵,不少人甚至都还没有领到武器。陆家埭设有一个营部,而金山卫城内蛇王堂小庙的炮兵连以及一个辎重排20余人刚接防。在临近的奉贤漴缺,第62师仅留守一个排约23人。除军队外,塔港杨公庙有盐场缉私警察12人,扶王埭有盐警十数人。朱泾、张堰、甸山有金山县保安队以及松江保安团两个中队。此外,当地另有戴笠的别动队约三四百人。
戴笠的人马之所以会在金山境内出现,乃是因其很早就担心此处安危。淞沪会战爆发后不久,戴笠就曾派遣情报人员搜集侦察沿海敌情,首批就派往南汇、金山卫侦察杭州湾敌情,进而发现浦东白龙港至金山卫沿海,常有日军间谍活动,夜间不时发射不同颜色的信号枪弹并散布谣言。在上交蒋介石本人的报告中,戴笠对这一带海岸线敌军兵力、谍特动向、敌军意图、地质地形、滩涂港湾、水域深浅甚至海匪湖盗的情况都有详细记录和分析。他由此还提出5条建议,其中最重要和最有预见的一条是:因金山卫硬滩地带港湾水深,日本很可能选择此处登陆,应加派重兵防守。
然而,直到10月中旬,军事委员会仍未对此引起重视,认为日军即便在杭州湾北部登陆也最多投入一个师团的兵力,不会对上海战局有多少什么实际影响。其实,日军紧锣密鼓筹备登陆作战之事,南京统帅机关并非全无所悉。10月22日,顾祝同曾将所获的情报报告何应钦,“闻敌将有三个师团来沪增援,其先头部队有(26)日可抵沪。”但此项情报并未引起南京统帅部和第三战区司令部的重视。11月5日凌晨,在金山卫登陆的日军主力第10军所辖主力恰好就是三个师团。
第10军的编成
旷日持久的淞沪会战已进行了近3个月,中日双方百万大军的鏖战,陷入胶着僵局。战至9月底,日军在淞沪战场的伤亡已远超其在华北的损失。骑虎难下的日军高层转而开始考虑继续向上海增兵,尽快获胜以结束战事。
9月28日,原先持“不扩大主义”的日本陆军参谋本部作战部长石原莞尔被调离。接任的下村定就提出了在杭州湾组织大规模登陆奇袭中国军队侧方后的大胆计划。10月4日,参谋本部决定从华北抽调兵力驰援上海。根据计划,驰援的兵团将不隶属上海派遣军,而作为另一支独立的军来调用,名义上直属天皇。6日,详细计划上奏天皇:“如果在上海完全被我方控制之前北方有变,将发生令人极为忧虑之结果。因此,目前刻不容缓的紧急任务是迅速结束上海战局。”
实际上,早在8月中下旬,日军就开始侦察搜集柘林至金山卫一带海洋与陆地的地理资料,复测地图。10月7日,参谋本部指示上海派遣军和海军即日加大对杭州湾的侦察。日军侦察机开始新一轮侦察照相,日军军舰则调查奉贤、金山、平湖一带海岸地形与水文。10月9日,参谋本部最终决定在杭州湾北岸进行登陆作战,大致将登陆点定为金山卫附近,并决定以第6师团(师团长谷寿夫)、第18师团(师团长牛岛贞雄)、第114师团(师团长末松茂治)为主力编成所谓“第10军”,司令官为柳川平助。考虑到特设师团如第114师团的战斗力较弱,特意从第5师团调出步兵第35旅团作为独立混成旅团(旅团长为国崎登,亦称“国崎支队”),加强给第6师团,这使第10军的总人数接近7万人。10月13日,参谋本部下令进行第11次动员,动员部队第10军的保密番号为7号军司令部。亦称“丁集团”。
与此同时,至10月16日时日军战死人数已上升到了22158人,但前线作战毫无起色,上海派遣军进攻大场始终未能得手。这也让日军决意尽早在金山卫地区实施登陆作战,以期打开战局。10月20日,参谋本部制定下达《杭州湾北岸金山卫东西海岸登陆战役计划》,确定登陆日为11月5日。
《申报》关于日军登陆的报道
偷袭登陆得手
此外,参谋本部要求上海派遣军在淞沪战场北部持续发动攻势,吸引中国军队注意力。值得一提的是,为了掩护第10军偷袭登陆,日本还对中国进行了外交欺骗。1937年10月底,日本一边组建训练第10军,一面向中国提出和谈条件。11月2日,第10军向中国航行,德国驻日大使狄克逊应日本的要求致电德国驻华大使陶德曼,告知了日本提出和谈条件。11月5日上午,日军已经在杭州湾北岸成功登陆,陶德曼正在找蒋介石转达日本的和谈条件。
日军之所以选择11月5日,最重要的理由是当天金山卫外水文条件适合登陆。杭州湾海域,潮流同时受北岸贴岸流和金山深槽潮流控制。在进行了周密侦察后,日军偷袭登陆便根据杭州湾潮汐特点,选择了农历初三天文大潮的日子,利用凌晨2时后的高潮,在2至3个小时之间将登陆兵逐次送到离海岸最近的滩头,日出前发起突袭。
即将登陆的日军
在第10军的登陆谋划中,第6师团和第18师团作为登陆作战的第一登陆集团,第114师团作为第二登陆集团,相当于预备队。在第一登陆集团中,第6师团是中坚突击力量,国崎支队负责打前锋,第18师团则从两翼保护第6师团的安全,让第6师团能够顺利实现奇袭。因此第18师团的主力在北沙、金山嘴镇间登陆,掩护第6师团的左右两翼。而第6师团在陈宅、太平桥以东约2公里之间登陆,第18师团的一部在太平桥以东约2公里、施家桥间登陆。第6师团属下的国崎支队作为日军的先遣部队首先在海月庵一带登陆,之后左先遣队、右先遣队、工兵队、总队、后勤部队等陆续登陆。
5日凌晨2时50分,日军船队到达停泊地抛锚,此时海上大雾笼罩、波浪平静。之后立即准备舟艇,于3时40分准备完毕,4时40分至5时3分各船的转移工作结束。5时25分在支队长的指挥下出发,6时到达了预定登陆海岸。当时日军为保证第一波登陆兵抢滩成功,采用多种抢滩方式,而且十分隐秘。
据金山卫目击日军登陆情况的村民称:“夜暗中,看见日本兵匍匐在海滩上与盐田边,就像秋天割倒的稻子梱,一个一个,一大片。”日军虽有大量“大发”、“中发”登陆艇,但还是不能保证输送足够的第一波登陆兵一举攻下滩头阵地。所以,日军采用先遣队登陆后匍匐隐藏在海滩上,慢慢向前爬,等待第二波甚至第三波登陆兵登陆。积累了足够的兵力后,才发起阵地突击。
刚在金山卫登陆的日军
为配合登陆,第四舰队也进行了大规模炮击,并出动航空兵对金山境内目标实施空袭。与常州钱名山、昆山胡石亭合称“江南三名士”的南社诗人高吹万在家中就能听到隆隆炮声。他在日记中写道:“至今日拂晓大雾,闻炸弹巨炮声连续而至,知战祸逼近,急起视之。大雾正浓,无所见而炮声更密。以电话询诸张堰,知金山卫沿海数处,日本用小兵舰傍岸,已一律登陆。各处民用电话皆不通,霎时间全邑皆入于战事状态中,形势骤然紧张。”
在炮火掩护下,承担先锋的国崎支队是最早登上金山卫的。该部队的战报曾记载当时之情景:“敌军在我前线近距离靠近其阵地之前似乎并没有察觉我们的登陆,我前线已在敌军进入阵地之际突入其中,并没有遇到大的抵抗于6时30分突破了敌军的主要抵抗线。之后主力向主干道突进,一部分开始扫荡萧宅、金丝娘桥等附近村落及海月庵的敌军。”上午8点,国崎支队开始向金山卫城进攻。对于金山卫城的守卫状况,国崎支队战报中指出“敌军在金山卫城西南角及南侧设有堤防,而且盐田附近设有铁丝网,在碉堡式阵地中顽强抵抗。而与此相比西门附近敌军还没来得及守备,第3大队趁此机会,于上午10时40分一举突入西门”。
日军登陆态势
下午1时50分金山卫城沦陷。支队长国崎在下午1时10分下达的命令中指出,“金山卫城附近的敌军逐渐向东方退却,支队留下一部分兵力守备金山卫城,主力经金家埭-吕巷镇向金山西部地区前进”。5日下午,国崎支队下辖第41联队第3大队在攻占金山卫城外负责城内扫荡,战报中描述了一幕幕血腥悲惨的画面,“敌军逃到原有阵地或者村落中,开始乱射以试图抵抗,但招架不住我军的神速扫荡,开始向东面撤退。来不及逃离的士兵企图更衣逃走、或者藏在战壕中,都被我们刺杀,其人数约122人。”
从军事上来说,日军登陆完全出乎国军意料。蒋介石得知此事后,在5日当夜与顾祝同通了不下20次电话,了解事态。为此,蒋介石曾指点陈诚询问对话。陈答道:“急宜缩短战线,苏州河部队应速转进武进一带国防线中。”若如此,便宣告放弃淞沪而败退。思考半小时,蒋介石表示同意。淞沪会战的大势已难以逆转。同时,驻扎金山枫泾与浦东的中国军队曾试图从东西夹击登陆日军,但由于联络不畅、行动迟缓而未能如期实施。9日,日军攻占松江后,中国军队仍未能完成集结,结果被各个击破。
金山境内进攻中的日军
第10军的“暴走”
在此前参谋本部为第10军拟定的作战指导方针是,“须与海军协同在杭州北岸登陆,尽速前进到上海市西南地区,同上海派遣军一起消灭上海周围的敌人。”为达此目的,参谋本部要求三个师团的主力并列,突进黄浦江以西至上海市以西,与上海派遣军沪西部队对接。不难发现,参谋本部没有准备扩大上海战事。所以,这个计划是按部就班的,以上海市区为目的地,以“协助上海遣军完成任务”为作战目标。
然而,第10军制定的作战计划不但违背了参谋本部的“作战指导原则”,而且僭越了适用范围。第10军将作战方针改为“在金山卫城东西两面地区登陆,迅速进入松江附近。尔后尽可能远离淀山湖东面地区,向苏州河北面地区前进,策应上海派遣军主力,消灭敌军主力”。
第10军的这个计划和参谋本部起草的《第十军作战要领》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登陆以及攻占金山境内主要目标后,进攻方向截然不同。参谋本部的意图是第10军的主力向上海南面和西面前进,而第10军的计划则是进入上海以西的苏州河北面大规模地包围敌军主力。可以清楚地看出,第10军的作战计划目标不是完成上海派遣军的任务,而是实现四面包围,要在苏州以东的苏州河以北地区围歼淞沪战场上中国军队精锐的主力部队,从而在根本上“打掉中国抗日的意志和能力”。
参谋部对第10军登陆作战指导
第10军登陆作战计划

换而言之,第10军不满足于配合上海派遣军作战结束上海战事的战役目标,而是打算完成对中国精锐军队的战略大包围。参谋本部得知此意图后,深感该计划过于冒险而拒不批准。但第10军司令部据理力争,甚至摆出“下克上”的态度,认为第10军仅向上海市区进击是消极、不彻底的作战行为,若对方主力逃逸,上海派遣军再逐次进攻敌人的既设阵地,陷入敌人一步步抵抗的结局,华中作战势必继续延宕。因此理应让第10军大胆向上海西北方进攻,上海派遣军则在正面进攻,最终一举歼灭中国军队。最终,第10军作战主任参谋寺田雅龙亲自出马与参谋本部“屡屡意见,交换并恳谈”,换来了后者的默认态度。
实际上,第10军的激进态度正是当时日军整体之缩影。事后,日军高层并未追究第10军自行其是的大胆计划,反而在1938年初予以肯定。淞沪会战后,第10军的三个师团都参与了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而金山卫登陆后,第10军的“暴走”或已是之后更恐怖暴行的伏笔。

上一篇: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