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主页 > 信息 > 《飞鸟集》被指低俗遭下架 冯唐:历史会做判断

《飞鸟集》被指低俗遭下架 冯唐:历史会做判断

日期:2016-10-08 04:00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被关注:

参考消息网12月29日报道 浙江文艺出版社12月28日表示,由于该社出版的冯唐译本《飞鸟集》出版后引起极大争议,决定从即日起下架该书,评估审议后再做后续决定。冯唐对此表示:“历史和文学史会对此做一个判断。”

据香港《南华早报》网站12月28日报道,由作家冯唐翻译的泰戈尔名著《飞鸟集》今年7月推出之后,随着“大千世界在情人面前解开裤裆”、“有了绿草,大地变得挺骚”等争论译文被网民传阅开来,到11月开始,网上已出现一片对冯唐译作的质疑声。 《人民日报》更是刊文指冯唐的译文“低俗不雅”,缺乏对经典的尊重。

今日上午,浙江文艺出版社在官方微博上宣布:“鉴于本社出版的冯唐译本《飞鸟集》出版后引起了国内文学界和译界的极大争议,我们决定:从即日起在全国各大书店及网络平台下架召回该书;此后,我们将组织专家团队对译本中的内容进行认真评估审议后再做出后续的决定。”

报道称,截至发稿时,记者在亚马逊网和当当网等网上书城上,依然可以搜寻和购买由冯唐翻译的《飞鸟集》。

浙江文艺出版社社长郑重接受采访时表示,冯唐的译本“确实有很多、很大争议”,出版社也收到了很多读者的反映和抗议,下架的决定是出版社根据读者和媒体的反馈作出的。

中国社会活动家、作家郑振铎曾在上世纪初翻译《飞鸟集》。有网民整理了郑振铎、冯唐译文和原文进行比对:

原文:The world puts off its mask of vastness to its lover. It becomes small as one song, as one kiss of the eternal.

冯唐:大千世界在情人面前解开裤裆/绵长如舌吻/纤细如诗行

郑振铎:世界对着它的爱人,把它浩瀚的面具揭下了。它变小了,小如一首歌,小如一回永恒的接吻。

原文:The great earth makes herself hospitable with the help of the grass.

冯唐:有了绿草/大地变得挺骚

郑振铎:大地借助于绿草,显出她自己的殷勤好客

原文:The night kisses the fading day whispering to his ear, “I am death, your mother, I am to give you fresh birth.

冯唐:白日将近/夜晚呢喃/“我是死啊,我是你妈,我会给你新生哒。”

郑振铎:夜与逝去的日子接吻,轻轻地在他耳旁说道:“我是死,是你的母亲。我就要给你以新的生命。”

浙江文艺出版社的郑重表示,虽然《飞鸟集》不是青少年作品,但毕竟有青少年在读泰戈尔的诗,内地图书市场目前还没有分级阅读制度,难免会对青少年产生误读和误导。 “为了慎重起见,我们接受了一些阅读推广机构和读者善意的批评,决定先召回。 ”

而冯唐28日则回应了一句话:“历史和文学史会对此做一个判断。时间说话,作品说话。”

12月24日,《人民日报》曾发表题为《莫借'翻译'行'篡改'》的评论文章,指“冯唐所译的《飞鸟集》,实是'乃不知有信,无论达雅'了。将'面具(mask)'译为'裤裆'、'好客(hospitable)'译为'骚',皆违背了原文的本意;随意的粗口和网络词汇,更是将泰戈尔营造的意境彻底毁弃。”

文章还称,冯唐“如此随意地翻译经典,既缺乏对经典的尊重,也缺乏对翻译本身的尊重”。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冯唐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人们所认可的郑振铎的译本“基本准确、平实,儿童般、神仙般、小兽般、花草般的诗意欠缺”,而“我的汉语翻译必然反映我的汉语语言体系,泰戈尔的英文原著和我的汉语翻译都摆在那里,毁誉由人,唾面自干。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活好不害怕,冷对千夫指”。

报道称,在此起彼伏的质疑声中,也有对冯唐的译作表示支持和肯定的。社会学家李银河27日在微博上发表题为《冯唐的译本是<飞鸟集>迄今为止最好的中文译本》的文章,她虽然点出冯唐部分译文有不雅和突兀之嫌,但一些译句的诗意比郑振铎更甚,例如:

原文:Once we dreamt that we were strangers. We wake up to find that we were dear to each other.

冯唐:做梦时/我们距离非常遥远/醒来时/我们在彼此的视野里取暖

郑振铎:有一次,我梦见大家都是不相识的。我们醒了,却知道我们原是相亲爱的。

原文:You smiled and talked to me of nothing and I felt that for this. I had been waiting long.

冯唐:你对我微笑不语/为这句我等了几个世纪

郑振铎:你微微地笑着,不同我说什么话,而我觉得,为了这个,我已等待得久了。

冯唐版《飞鸟集》一书编辑孙雪净也认为,相比前人的翻译“群树如表示大地的愿望似的,竖趾立着,向天空凝望”,冯唐的“树/大地的渴望/踮着脚偷窥天堂”更有诗的味道。

印度文学研究专家郁龙余则说,冯唐把郑振铎的“生命从世界得到了资产,爱情使它得到价值”改译成“从世所愿,生命有了金钱;从爱所愿,生命有了金线”,更符合泰戈尔的孟加拉文原作那种格言诗的面貌。

而冯唐则在27日于微博上转发了上述译文,并写道:“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亚马逊网上依然有售冯唐翻译的《飞鸟集》

下一页:外媒:冯唐译泰戈尔诗集引公愤 网民称名著变色情读本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