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主页 > 信息 > 委国危机|政局动荡背后的媒体战:政府对抗私媒、外媒和脸书

委国危机|政局动荡背后的媒体战:政府对抗私媒、外媒和脸书

日期:2016-09-13 02:30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被关注:

【编者按】
物价飞涨、基本物资匮乏、抢夺食物药品、社会失序、烧杀抢掠……一系列耸人听闻的字眼在过去几天频繁“轰炸”委内瑞拉之后,该国现任总统马杜罗政府开始发起反击:从21日开始举行该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军事演习,历时两天,旨在“抗击任何内部或外部威胁”。在西方主流媒体连篇累牍地宣告“拉美曾经最富裕、最安全的国家濒于政治、经济垮台”之际,这个遥远国家究竟发生了什么,西方媒体描摹的场景与现实情况相去多远,而这场危机背后又折射出该国政治运作出现了何种困境?澎湃新闻推出“委国危机”专题报道,试图提供某种答案。
委内瑞拉前总统查韦斯是天生的演说家,自1998年当选总统之后便以擅用各类媒体进行传播而闻名。执政生涯中的13年里,他身兼一档名为《你好,总统先生》的电视节目主持人,每周一期,接受场内外观众的即时问答,创下该国电视节目的最高收视率。
尽管委内瑞拉现任总统马杜罗深得前任与媒体“亲密互动”的心得,但他显然难以复制魅力性领导人的影响力之路,而14年前那场“媒体政变”给委内瑞拉政治文化所留下的印记,时至今日仍然会被不断提起。
当地时间2015年1月21日,委内瑞拉加拉加斯,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发表年度国情咨文。 视觉中国 资料图
“媒体政变”与美国身影
“国际媒体正在发动一场颠覆委内瑞拉的‘仇恨运动’!”当地时间5月18日,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愤声疾呼,他举例说,今年1-4月,1315条关于委内瑞拉的国际新闻报道中,只有2条持积极的基调。
“这是一场蓄意谋划的‘媒体战争’。”针对乌拉圭前任外交部长、现任美洲国家组织主席路易斯·阿尔马格罗提议委内瑞拉政府接受反对派提出的全民公投决议时,马杜罗反击说。
在他看来,委内瑞拉反对派正与以美国为首的国际势力相配合。在稍早前宣布延长全国“经济紧急状态”时,马杜罗再度指责美国“秘密煽动对其发动政变”。
马杜罗的担忧不难理解。中国传媒大学新闻学院副教授张志华长期关注委内瑞拉的媒体和政治传播,他告诉澎湃新闻,作为反对派一直控制的四大私营电视台之一,“委内瑞拉电视台(Venevision)由政治上有相当影响的委内瑞拉首富西斯内罗斯(Cisneros)家族控制,该家族拥有的媒体机构遍及世界30多个国家,拥有从卫星电视、互联网、杂志,到美国和哥伦比亚的西班牙语频道等媒体。”
同样是这位有着“委内瑞拉默多克”之称的古斯塔夫-西斯内罗斯通过他掌控的媒体,在2002年成功煽动了一场针对当时最高领导人查韦斯的“48小时政变”,又称“媒体政变”。“拉美的历史上,还从来没有见过媒体在促进颠覆民选政府方面发挥如此显著的作用。”美国《外交政策》杂志2014年曾如此评价道。
当时,这家电视台炮制了查韦斯支持者在利亚古诺大桥上开枪射击的画面,“注意那个查韦斯的支持者……看一看他是如何向桥下的和平游行队伍射击的!”画外音说,但后来人们根据远处一个摄像头拍摄的画面才知道,利亚古诺大桥下其实空无一人,桥上的人们是在向躲在车辆和建筑物后的狙击手还击,而死伤者多为查韦斯的支持者。
除此之外,“媒体政变”进行过程中,主流媒体对查韦斯支持者的声音全部封锁,而当时惟一的一家国家电视频道被迫关闭。委内瑞拉的两大报纸《国民报》和《环球报》——同为私营——同样在政变中为反对派摇旗呐喊。
西方媒体也未置身事外。连美国《纽约时报》也曾“短暂地”为那场针对查韦斯的政变刊文庆祝,《委内瑞拉:每个人都需要知道的真相》(2015年出版)一书的作者、美国加州波莫纳学院教授Miguel Tinker Salas披露了这一情况,并以此为例,进一步指责美国媒体对美国政府干涉委内瑞拉内政视而不见。
多年来,委内瑞拉多个反对派机构获得美国政府的资金支持早已是公开的秘密。“美国通过国家开发署(USAID)、国家民主基金(NED)等渠道,向委内瑞拉注入资金,扶持当地青年网络异见领袖。”张志华告诉记者说。
美国佐治亚州立大学教授麦考伊日前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避免谈及奥巴马政府在多大程度上介入了委内瑞拉眼下这场危机,仅表示“美国对委内瑞拉经济的影响并不大”。
当地时间2016年5月18日,委内瑞拉加拉加斯,抗议者举行反总统抗议活动,要求公投罢黜总统马杜罗,与警方发生激烈冲突。 视觉中国 图中产阶级&中下层百姓
对于现任总统马杜罗有关“媒体战争”的说辞,24岁的委内瑞拉青年西罗(Ciro Alejandro)显然有着截然相反的看法,他以《卡拉博博人报》(El carabobeno)为例,认为马杜罗有意让“说出真相”的媒体关门停业。
成立于1933年的《卡拉博博人报》是委内瑞拉中部地区最受欢迎的印刷类报纸,但就在今年3月,该报停止了印刷版的发行,原因是纸张供应不足。
据卡塔尔半岛电视台报道称,出于同样的原因,在今年2月的一个星期内,共有86家委内瑞拉报纸宣布停刊。过去,委内瑞拉各家报纸一直拥有稳定的海外纸张供应源,但在一年多以前,马杜罗政府控制了所有纸张的进口来源,这被反对派视为变相的新闻审查。
曾经担任过委内瑞拉主要报纸《国民报》(El Nacional)主编的奥蒂罗(Miguel Henrique Otero)此前表示,委内瑞拉没有新闻管制,但存在着政府缩减独立新闻媒体空间的“报复系统”。由于该报此前对政府的过度抨击,奥蒂罗遭到委高官起诉,后于2015年离开委内瑞拉,现任西班牙《国家报》总裁。
美洲报业协会(IAPA)今年2月发表声明,谴责马杜罗政府利用两大政府机构“国家电信委员会”(Conatel)、国有新闻印刷公司(Maneiro)对独立媒体实施“强制约束”。
美国《纽约客》的文章称,委内瑞拉前领导人查韦斯一上台就对国有媒体系统投入巨资,以传播政府成绩、抵消其他媒体的影响力。
文章称,当年通过美国前总统卡特的安排,查韦斯与委内瑞拉首富西斯内罗斯达成了一份“互不侵犯条约”。他同时改革了规范媒体传播及其传播内容的法律法规,并鼓励所有媒体实施“自我审查”,以平衡那些最让人伤脑筋的电视和电台主持人的言论。
但时至今日,委内瑞拉国有媒体所占份额仍然微弱,按英国广播公司的数据,仅占5%。
由此,“不论是查韦斯政府,还是如今的马杜罗政府,委内瑞拉政府难以‘掌控’媒体,私营媒体的垄断在委内瑞拉十分严重,国家媒体的版图小很多。”中国传媒大学新闻学院副教授张志华持这一观点。
委内瑞拉政治内部的严重分化,则因媒体的分化而进一步放大。“私营电视台、报纸代表了少数精英阶层反对派的利益,比如在私营频道中看到的是都市的、中产的、白人的委内瑞拉。”张志华告诉记者,“而国家频道则呈现了一个多数人拥挤在城市贫民窟的、深肤色的第三世界。
美国阿默斯特学院教授Javier Corrales和委《国民报》Franz von Bergen对2015年年底委内瑞拉国会选举中“媒体报道的偏向性如何影响选民”做了一项研究,其结论是,该国最有影响力的三家电视台——包括独立和私营电视台在内——都对执政党的马杜罗给予更大的曝光度,远超反对派。“所有国家级的电视媒体,公共的还是私营的,现在都是亲政府的。”该报告写道。
新媒体&社区大众传播者
当地时间2016年5月16日,委内瑞拉加拉加斯,为了购买食物及日常用品的人们排队等在超市外面。 视觉中国 图
“我们只有通过推特(Twitter)、脸书(Facebook)、Lapatilla、DolarToday等等(新)媒体,才能了解到‘真实情况’。至于电视台,只有CNN西班牙语台才‘支持我们的立场’。”前述在私营制药企业工作的青年西罗告诉澎湃新闻,“不过,年轻人最常使用的还是脸书和推特。”
这一说法得到了委内瑞拉记者Luis Carlos Díaz的印证。“不是这些新闻网站为大多数年轻人提供资讯,”他说,“而是筛选过的信息,是他们的朋友们专门放到社交媒体上来的。”
在委内瑞拉官方的话语里,脸书、推特仍是“美国势力渗透”的代名词。至少在2013年,委内瑞拉一名政府官员曾号召国民停止使用“脸书”,“同胞们,关闭你们在脸书上的账号,你们要知道这是在为美国中情局免费工作!要记得斯诺登事件。”
这种担心并非空穴来风,“在一些委内瑞拉的新媒体中,确实有着美国的身影。”张志华认为。
“不论他如何指责美国,如何指责反对派,我们国家的经济已经如此糟糕,这是摆在所有人面前的事实,不能(只)说是媒体在煽动、渲染。”西罗告诉澎湃新闻,“如果他能把国家治理得好一些,所谓的反对派媒体也不会抓住他的把柄了。”
马杜罗政府也意识到主要依靠电视台、电台的传统传播方式已不能完全适应时代的要求,“如今的传播不再仅仅掌握在大企业或媒体所有者的手中,不管是电台、电视或是通讯社。今天的传播是自由的。”委内瑞拉官方电视台telesur去年底报道了一场由数百名记者和传播工作者共同参加的媒体活动,主题是如何应对执政党在国会选举中的失利、如何捍卫委内瑞拉媒体。
“今天的人们比过去更有自我意识。我们大大地觉醒了。”文章写道,并主张除了报纸和电视台的记者外,要发掘来自社区的大众传播者的作用。
“我们同仁们,全部团结起来,因为这是(需要)团结的时刻。不要个人主义、不要痛苦,所有一切都是为了祖国。”该活动的发言人Irene Gonzalez当时说道。 时政 我是从事拉美对外交流与合作工作的专栏作者佩德,关于拉美和加勒比的问题,问我吧! Pedro 2016-02-25 130 进行中...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
喜欢 "适合高中女生的发型扎发 高中生发型女扎发步骤不能披" 这篇文章的朋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