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主页 > 信息 > 女儿出生仅七天 单身重病母亲生命垂危急需救助

女儿出生仅七天 单身重病母亲生命垂危急需救助

日期:2016-07-27 01:00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被关注:

女儿出生仅七天 单身重病母亲生命垂危急需救助

女婴 张娘活 中国青年网记者张胜磊摄

【请帮一帮这位出生7天女婴的妈妈】>>腾讯公益>>捐助

这里是菏泽市立医院重症监护室,这里躺着家属最难以割舍的亲人,即便早就被一次又一次告知“做好最坏的打算”,但谁又能眼睁睁看着从小到大一直陪伴你的那个人,在以秒为单位的记时里鲜血越流越多、呼吸越来越浅、心跳越来越弱。即使恐惧已经一千一万次裹挟你我,意志却仍在这里被千锤百炼的折磨与撕扯。

这里没有反驳,只有判决;没有等待,只有争分夺秒。这是一场与死神之间展开的拉锯战。

晴天霹雳 女儿平安 母亲24小时输血维系生命

12月16日,在人头攒动的菏泽市立医院,诞生了一名女婴。现在家属为她起名叫“张娘活”(以下简称娘活)。伴随着“娘活”的一声啼哭,守在病房外的家人也如释重负地舒了一口气。毕竟十月怀胎,如愿以偿诞下女儿,喜悦如同晨曦雨露一般滋润着每个人,浇灌着他们紧张而又干涸的心灵。

就在多数人还在沉浸在喜悦中时,一个令所有人心惊胆战消息传来:“孩子母亲患急性妊娠脂肪肝”。

这个晴天霹雳瞬间让所有人几乎崩溃,手忙脚乱之余,嗡嗡直响的大脑里似乎只剩下医生所说的那几句话:急性妊娠脂肪肝,急性妊娠脂肪肝……

病床上的孩子母亲陷入了深度昏迷,看着她因失血过多而苍白无比的脸庞,泪水就这样模糊了亲人的视线,一旁仅有13岁的儿子看着妈妈不断流出的鲜血失声痛哭,而此刻尚在襁褓的女儿,刚刚离开母亲身体现在却不得不面临与母亲生离死别的痛苦。

妈妈生命垂危,爸爸现在哪?

“谁是病人家属?过来签字”当所有人还在失声痛哭之时,护士的一句话,让所有人都惊慌所措。“到底谁去签字?”这句道出了所有人的无奈。“怀孕三个月的时候,姐姐因忍受不了姐夫的出轨行为, 离婚了。”妹妹哭泣的讲述着。

妹妹说,“曾经姐夫每月工资只有600元时,他们很幸福。虽然生活很艰苦,但家庭很美满。自从他去了新单位,薪水与日俱增,脾气也越来越大,感情也朝着破裂的方向步步迈进。”

“要不,给孩子的父亲打个电话吧。”病人的哥哥在旁边提醒了一句。我看了看他,听到周围有人提起这段往事,他紧握的拳头始终没有松开,深锁的眉头下是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从一开始的愤恨不已,到最终向仅存的一丝希望妥协,这个耿直而硬朗的山东汉子头一次流露出脆弱而痛惜的神色。就这样,每个人都怀着复杂的心情拨通了孩子父亲的电话。

“我跟她没有任何关系,她死与活跟我没半丁点关系。”

刺骨般冰冷的回答如同利剑一样彻底斩断了这对十年夫妻仅存的纽带。但这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只要能让孩子的母亲活下来,哪怕有一丝希望也要争取。妹妹顿了一下,还是哽咽着说“你虽然跟我姐姐没关系了,但是跟这两个孩子有关系吧!我们现在忙得焦头烂额,求求你可以把孩子先接走吗?姐姐的医药费我们砸锅卖铁也会拼凑,你不用害怕。”说着说着,电话那头就传来了滴滴滴的挂断声。。。。令人心寒的是,以后这个电话就再也没有打通过。

孩子母亲的病因在哪?

“现在姐姐每天的花费都很大,住院两天就花费了8万元左右。到现在为止已经花费了15万多”。妹妹说。

208828020459966163

中国青年网记者张胜磊摄

主治大夫表示,现在病人非常危险。“我们一直给她输血,但她的身体就像一个有了裂缝的水球一样不断往外渗血,具体哪个位置渗血还无法确定。目前只有24小时输血,让她维系生命。但是这个费用很昂贵,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同时,这个病人的存活率也仅有20%。”

连日来的四处借债的压力和时刻担惊受怕的心情已经让家属们处在崩溃的边缘,大夫的此番谈话俨然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家属扑通一声软倒在地。难道真的没有希望了吗?家属无数次问大夫,得到了回应每次都是“病人非常危险,需要大量的钱”。为了拼凑这些医药费,上到老人拿出了养老钱,下到侄子刷爆了所有信用卡。

记者听到这些后,踉踉跄跄的走在医院的道路上,看着周围来去如梭的行人和闪烁不断的霓虹灯第一次有种深深地无力感,生命是这样脆弱,而人力却这般渺小……

这里不是地狱,因为这里比地狱更加煎熬。

“这种病最可怕之处就是让病人凝血功能丧失,同时这个病人最大的难点还在于‘找不到渗血点在哪’”大夫的话,意味着若停止输血,就只能眼睁睁看着亲人自己“血尽灯枯”,两个孩子就只能从此“无父无母”了。由于之前亲人家属并没有献过血,所有输血费用全部自理,每天大量的开支,让这个并不富裕的家庭,到了无助的边缘。

六天花费16万元,农村户口报不了新农合

1

2

病人病历 中国青年网记者张胜磊摄

坐在一旁的妹妹数着交费的单据,已经16万了,“家里的积蓄已经花光了,现在是四处借钱,但无论如何,姐姐的命我们不会放弃,即使倾家荡产也会坚持到最后一刻。”整整五天四夜,妹妹始终守候在姐姐的身边,煎熬多时的她这个时候显得十分虚弱,但她的眼神却比任何时候都要坚定。

21日凌晨,重症监护室外的闪烁灯光仿佛病人奄奄一息的生命体征一样,让家属们迟疑不得。看到他们,把全身上下,超过50元以上的人民币都汇总在一起,集中所有力量,不断地往住院卡上充钱时,周围的“病属”都感动了,纷纷落下了眼泪。

有好心人提醒说,你们既然是农村户口,也持有“新型农村合作医疗证”,不如先办理出院,用报销的一部分钱在继续给病人看病。

得知这个消息后,家属喜出望外,马不停蹄地向相关部门求证报销比例,然而又一个晴天霹雳又把所有人打蒙了:“这个病可能不在报销疾病的种类范畴里”。这声巨雷的杀伤性无异于天崩地陷,高达十几万的医疗费全部需要家属承担,同时,这个数字正在以每小时1250元的速度与“时”俱增!

面对大病危机 如何让让新农合体系的福利覆盖更多的贫困家庭

据目前的观察,母亲的寿命很可能会按秒过。巨额的医疗开支,让这个家庭已经严重透支,陷入一次次失望和悲痛中。若母亲因为医疗费用问题,离开了人世间,去了所谓的“天堂没有病痛”的地方,那13岁的儿子和尚在襁褓中婴儿该怎么办?

这绝不是个例,谈起“新农合”,患者张爱琴同病房病友家属神色晦暗,因为他们很多人都经历过“一病则倾家荡产”的噩梦,以目前的情况看,多数持有农合医疗证的农民依然存在只看得好小病看不起大病的危险,并且许多地方都规定了农合每年报销最高额度不可超过两万(有些地方甚至更少)。除此之外,可报销病种范围也是一个最为重大的问题之一,根据当地规定,只有少数十余种大病处于报销行列,并且上述每年的最高报销比例仍然是报销路上的“拦路虎”。

报销无望,其他社会救助体系的功能又极其薄弱,即使有商业各种类型的商业保险可以选择,但这对于许多来自贫困山区的家庭来说可实现性又很低,一则绝大多数基层民众并没有购买商业保险的意识;二则每年动辄好几千的高昂保险费就足够让许多农村家庭望而却步。

这个时候,许多人只能把目光投向众筹渠道与慈善机构,看上去这似乎是最容易做到又最解燃眉之急的办法了,记者随后在百度搜索引擎上键入“求捐款”字样,搜索结果多大上千万个,茫茫人海间,一条求捐款信息很快就会被各种各种的信息流埋没,大多数这样的消息最终都以,花一现的方式沉贴,即使偶有传播较为广泛的消息,传播速度也总是赶不上医院争分夺秒的救治速度。

记者手记:120个小时的重症监护室考验,令记者十分动容,张爱琴的遭遇是一个母亲所作出的巨大牺牲,“狼父”狠心抛弃、母亲撒手人寰、亲人倾家荡产,最可怜的还是尚在幼年的两个孩子!就目前的情况看,患者仍需高额医疗费,记者呼吁当地政府及民政部门能够给患者相应帮助,同时也希望社会各界人士,能够慷慨解囊献出自己的一点爱心,共同为病人筹措善款,帮助其摆脱难关,更希望对此疾病有一定临床研究的医疗人员及时与菏泽市立医院或者病人家属取得联系,让我们大家共同发力,挽救一条生命,支撑一个家庭,只要人人献出一份爱,每个人良心不沉睡、关怀不陨落,我们就能在道德上变得更有力量,社会和国家也会充满温暖阳光。!(中国青年网记者张胜磊)

自动播放开关 自动播放

90后准妈妈患尿毒症欲舍命生子 大伙踊跃伸援手

正在加载...
< >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
    喜欢 "适合高中女生的发型扎发 高中生发型女扎发步骤不能披" 这篇文章的朋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