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主页 > 信息 > 中缅边境线上最大难民营:在这里,克钦人能做的只有祈祷

中缅边境线上最大难民营:在这里,克钦人能做的只有祈祷

日期:2016-07-10 02:30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被关注:

       缅甸政府军与反抗武装于1月15日在缅甸北部交战。18日,缅甸北部战事进入全面升级状态,克钦独立军(KIA)与缅甸政府军之间爆发激烈战斗,导致附近村庄有近千名群众被困。战火正逼近缅中边境。
       克钦独立军与缅甸政府军的上一次大规模战争爆发于3年半之前。2011年6月,缅甸政府军与克钦独立军打破17年来的停火协议,开始新一轮武装冲突。克钦地区几乎全民皆兵,按照克钦独立军设立的“克钦政府”规定,所有男子13岁就要开始从军,终身兵役制,而克钦的妇女和儿童为躲避战火来到难民营。
       2013年,摄影师进入中缅边境上的克钦难民营,在那里除了牧师与教师,几乎见不到健康的成年男子。
       在中缅长长的边境线上,散落着100多个难民营,因战争流离失所的难民数量超过10万。位于羯央河边上的羯央卡是边境上最大的难民营,8000多名妇女、儿童、伤残士兵生活在这里。难民营位于缅甸拉咱,因靠近羯央河而得名。羯央河是中缅边境线的一部分,河对岸就是中国云南。每个周日上午,难民营里几乎所有的家庭都会派人参加周日礼拜。这里的牧师都会为所有难民的亲人祈祷和祝福,希望他们平安归来。
       克钦人大部分信仰基督教,在难民营里,很多活动和事务也是以牧师为核心展开。Nhkum Hkun San是羯央卡的六位牧师之一,17年的停火时期里,他是一名中学教师,随着战火再起,他也不得不离开家乡避难,在密支那学习后成为了一名牧师。在凌晨三点的第一场礼拜聚会上,一名还没睡醒的孩子被母亲背着一起来唱赞美诗。
       由于男人都在前线,参加聚会的基本都妇女和儿童。妈妈和妻子们,带着丈夫和儿子的照片坐在一起,默默为他们祈祷平安归来。一名小女孩在课间时,在教室里看着窗外。
       随着敲击旧轮毂的声音,穿着绿色校服的孩子们搬着木头桌椅,走进教室。在羯央卡,最好的建筑物就是学校和教堂。这些教室是唯一有金属顶棚的建筑。难民营学校的校长说:“孩子们虽然身在教室,但是心却不在里面,时时都担心恐惧着,父母都在难民营的孩子是很少的,只有一两个,但其实我们也不了解每一个孩子的情况,即使知道,我们也会为孩子们保密。”
       难民营的孩子很多都面临营养不良,难民营食物匮乏,很多孩子就着盐巴和辣椒面吃饭。在难民营的生活区里,还有一些简易的集市。这里售卖农产品只有一些常见的水果和蔬菜,其中一部分是难民们自己种植的,一部分是从河对岸的中国进口的。
       即使在这样的环境中,孩子们的仍然保持着纯真的天性。这里随处可以见到玩耍的孩子,他们推着旧轮胎在营地里的土渣路上奔跑,调皮的孩子还会爬上树或者窗台;相比活泼的孩子,年长的人则显得心事重重,他们蹲在家门口出神。炊烟和锯木头的木屑粉混合在一起,弥漫在难民营凝重的空气中。一位病人正在难民营的医院里休息。
       在羯央卡难民营的医院边有着一排房屋,这些房子比一般的难民住所要稍微好一些,但也只不过是由竹排外墙换成了木板外墙。这九所房子外,每家门口都放着一个假肢。这些房子就是克钦残疾士兵的住所。这些士兵大多数是被地雷所伤,在缅北地区至今还有100万颗地雷没有拆除。一旦踩中了这些步兵雷,就将面临截肢。
       Shanghting Htu Bu的丈夫永远地留在了战场。她16岁就嫁给了丈夫。2012年3月16日,攻占Npawn的一场战斗让Shanghting永远地失去了丈夫,留下了6孩子让她独立抚养。
       “在他战斗时,我每天都祈祷他能平安归来。”Shanghting回忆道,但上帝似乎没有听到她的日夜祈祷。她所经历的是每个克钦女人都会承受的压力,总有一些人,踏上去前线的路之后就不再回来。男孩将弟弟背在身上,他们身后正是2013年初失守的卡亚高地。       在克钦军的第五战区司令部的前沿阵地上,两名女兵正在巡逻,她们都只有18岁。女兵的连长很自豪地说,她们是今年新兵训练营的射击冠军。
       两位姑娘拿起他们手上那仿制中国“八一式”的步枪,做起了射击的姿势,长发上还别着蝴蝶结。       在离羯央卡最近的城市拉咱城外,就是克钦人的墓地。每当战争来袭,这里的墓碑就会越来越多。       在难民学校里的每个孩子都经历过战争。对于他们来说,战争的影响无处不在。       随着孩子们一天天长大,总有一天他们又要离开这里,像父亲一样去战斗去保卫他们所信仰的。
       
更多澎湃新闻视觉产品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观看方式” thepaperphoto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
喜欢 "适合高中女生的发型扎发 高中生发型女扎发步骤不能披" 这篇文章的朋友还喜欢: